x1ao_bobo

蔡澜:

和小朋友喝茶谈女人。 
「我们女人甚么时候开始老,你看得出吗?」小朋友问。 
「看得出。」我说。 
「这么厉害?说来听听。」 
「当她们后颈上的毛脱光了,就是开始老的现象。」我说。


「哇,这也给你看出!」小朋友说。 
「还有一个现象。」 
「快说来听听。」小朋友急了。 
「在她们喝柠檬茶的时候。」我宣布。 
「甚么?女人的年龄和喝柠檬茶有关?」小朋友不相信:「男人喝柠檬茶呢?」 
「女人在喝柠檬茶的时候,喜欢用茶匙拚命把那几片柠檬挤干。这是女人孤寒的本性,男人就不会那么做。当女人做这种剧烈的动作时,露在外面手腕的肌肉就会震、震、震摇动,愈挤得厉害,摇晃得愈显眼,不相信你试试看。」我说。 
小朋友拚命挤面前的柠檬。


「好彩,好彩。」小朋友拍拍心口。 
「总有一天你自己也会看到的。」我说。 
「你怎么那么残忍?」小朋友大叫。 
「不是残忍,」我说:「只要你们接受事实。老,并不是有罪的。一定发生,千万别笑别人老。」 
「所以男人都喜欢年轻的女子。」她问。 
「也不一定。」我说。 
「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选年轻的。」小朋友说:「年纪大的女人有甚么好!全身肌肉都松弛。」 
我笑了:「床笫间的事,一下子就做完。情侣还是需要沟通的。有时男人并不是和肌肉做爱,是和头脑做爱。你以后就懂。」



Roger JJ:

踏遍了每级台阶走遍了每条小道, 回头看看都是你的味道

阳光PHOTO:

尼泊尔,博卡拉地区,小朋友又一枚。附带ps教程,不懂的可以咨询,不好的,求大神指点。  nikonfm3a+40/2+fuji200+挂冲自扫。

不可思议,马德里

行者-BLOGBUS:


从巴塞罗那坐夜火车,在清晨7点20抵达马德里Charmatin火车站。天还灰蒙蒙带着睡眼惺忪可以直接换乘马德里地铁,早餐在穿越马约尔广场后一家百年老店San Gines吃churros,西班牙小油条沾巧克力酱,特别适合我这北京口儿。






马德里的地铁系统非常完善,可以通过地铁抵达两个火车站,以及机场的各航站楼。




早晨的丽池公园,散步,漫步,遛狗,晒太阳,喝冰饮,甚至河面上划船。




比起巴塞罗那的浓重的颓废艺术家气息,我更喜欢舒服安逸的马德里。



这个不可思议的城市对于博物馆控和喜欢看gallery的人来说简直是天堂,坐拥着世界最棒的普拉多美术馆和索菲亚艺术中心,一整天搭进去都不够看,以马约尔广场为中心的话,附近可以吃到很棒的美食,也有著名的圣米盖尔市场,比想象中的小很多,但进去就很快被各种小食吸引,在美食和艺术的碰撞中,马德里带给我太多惊喜。

Summer Bee:

#夏时记# Home, sweet home


有你爱的人等你回家 

有爱着你的人陪你回家 

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事了:) 


{ 第三幅也完成了 

阳光灿烂的一张 

连着前面两张图一起发上来 

这个系列可能会继续进行:)

画的很开心}

世界遗产之群马县富冈制丝厂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因为工作面试比较忙碌,再加上后来樱花季节我十几天都在京都赏花,最近一个月没有更新,实在抱歉。从明天开始的连续三十天左右时间里,我会每天整理出一个景点的樱花照,推送给大家欣赏。



2011年东北大震灾后日本政府为了振兴旅游业而开始推行的志愿者旅行已经是第四个年头。在这之前,每年我都有机会参加一二个行程。而今年的目的地之一是刚刚被收录进世界遗产名录的富冈制丝厂。



富冈制丝厂位于群马县富冈市,后者是日本的蚕茧之乡。明治时期为了实现产业与科技的现代化,由政府在此设立示范工厂,利用生丝的出口来筹集资金,极大地提高了日本的国力。2014年夏天,以富冈制丝厂为代表的近代绢业遗产群被收录进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共包括富冈制丝厂、荒船风穴、田岛弥平旧宅、高山社迹四处遗址。而在此之前,这个地方一直默默无名,据当地观光科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在被评为世界遗产前,连日本人也不常来观光,更不用说外国游客了。直到被列入世界遗产后约一年的时间,才有两百多名海外观光客慕名来访。一夜腾达之后,当地政府正在谋求振兴旅游业的契机与方法。




从东京站出发乘坐新干线约一个小时到达高崎车站,在这里换乘普通电车约半个多小时就能到达富冈车站。

车站很小,但是外观很现代化,随处可见世界遗产宣传的牌子,应是登录世界遗产后新建。

从车站出发并没有巴士,这里有类似于巴士功能的TAXI运营,具体信息可以在车站出口的问询中心获得。我们沿着车站前的马路走去制丝厂,差不多要步行十五分钟。这是一条非常具有日本小村镇风格的小路,并没有什么华丽的修饰。一座座古朴的房子,偶尔有一两个老旧的商铺。

穿过几条巷子,人忽然多了起来,原来路的尽头就是富冈制丝厂了。这周围的几条街,也因此得以繁华起来。周遭遍是传统的日本小吃,带着当地特有的味道,好奇心让你不得不慢下脚步,看一看这里叫卖的究竟是什么。店主人可能是个主妇,朴素的衣着、热情的笑容;也可能是个婆婆,红光满面,精力十足:她们站在店铺门口,迎着来往的游客递上自家特制的试吃产品。你尽可以扔掉羞涩,一家家吃过去,这些食物,可能有当地特产的宽乌冬面,也可能是店主人精心制作的油炸馒头(一种红豆沙馅的糕点),当然更有可能是一杯桑叶粉冲泡的淡茶、一小盒有蚕丝原料的果冻。吃完后,若是觉得好,尽可以买一些作特产;就算不想买,也只需跟店主人道一声谢,说句好吃,他们便心满意足了。







在制丝厂对面小店吃过一碗当地特色的宽乌冬面,大家开始进入富冈制丝厂参观。进入正门,迎面就是宣传画中的建筑——一座红砖堆砌的长条形房子了。


这座建筑是东侧蚕茧仓库,以木头为骨架,内部砌筑砖头,在采用西方新型材料的同时,又保留有传统的日本瓦覆盖屋顶的技术;而砌砖的接缝处则用石灰浆接合。由于法国人的参与,砖头采用梅花堆砌方法,让整栋建筑物产生了流畅的美感。蚕茧仓库的南侧是缲丝车间,讲一口流利日语的法国向导带领大家进入内部参观。在里面可以亲眼见到当时使用的纺织机器,一边的电视屏幕循环讲解着当时的纺织工艺。我在这里被跟拍的NHK电台逮住,用蹩脚的日语接受了一段简短的采访:关于中国游客对于设置的图标是不是简单易懂。不晓得后来上电视没。


东南侧有一栋正面有些像猫的建筑,窃以为跟和歌山的猫站长小站风格很像,两侧都有尖尖的耳朵,看上去很萌。这里曾是当时被聘请担任厂长的法国人卜鲁纳一家的居所,后来也被用作女工馆。




参观完制丝厂,继续沿着另外几条小巷子调查。巷子里没有什么游人,却遍布居酒屋,想必晚上也是相当繁华的街道。
走不多远,看到一家有百年历史的割烹料理店,主人是一位婆婆,她带我们进去参观。因为并非吃饭时间,迎客厅里座椅整整齐齐摆置在桌面上。榻榻米上铺着红毯,墙壁皆以红色墙纸装饰,拉门上则画有精美的仕女与梅花图案;一边展示着和服与传统的日本装饰摆件。在昏黄的灯光下,内部显得富丽堂皇又不失古意,肯定少不了主人的一番苦心经营。



巷子的拐角有一家肉店,虽然主要卖生肉,但也会卖非常好吃的土豆饼。小店门口贴满电视台的报道以及主人跟一些名人的合影,而主人显然是一位颇为有趣的人——他闲来无事统计了附近学校各个社团人气最旺的土豆饼口味,绘制出排名表,抄在花花绿绿的彩纸上,便也贴在一边。小铺前面放了一个鱼缸,感觉破破旧旧,爬满了青苔,里面偏又游了许多尾从附近河川里捕来的小鱼;对面则放了一排座椅,有学生买了土豆饼后就坐在那里一边聊天一边吃着。看来店主人也十分享受这样的情景。



后来转到大路上,有一家经营冰激凌、糕点和桑粉的小店,女主人把店铺打扮的十分有特色:正中是一个火炉,围炉一圈桌凳,四周是各式各样的商品,墙上也贴满了装饰。我们在长椅上坐下,品一杯桑粉茶,吃一块桑叶饼。不断有人进来,或许独自一人或许带着孩子,应该都是附近的居民,大家也各自找地方坐下,喝一杯茶,吃点东西,聊聊家长里短。同伴点了一个绿色的冰激凌,告诉我这是有加入桑粉的冰激凌,被店主人听到,笑个不停,“这可是普通的抹茶冰激凌啊。”于是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小店里充满着轻松的气氛。


时间至此,行程也就差不多要结束了。因为是振兴观光为缘由组织的活动,所以最后要到市役所的会议室里讨论关于富冈旅游需要改进的地方。现在写这篇流水文也算是调查之后被分配的任务,附上更多当天的照片,希望各位也能通过此文认识了解一下这个新的世界遗产。


当地特色的宽乌冬面



车站随拍




群马县吉祥物





制丝厂内部



樱花将至的街道装饰




一些当地特色的点心



添加蚕丝的肥皂


 


车站的手绘明信片 



最后,一张好玩的脸